中新社杭州12月28日电 题:中国油纸伞人“触网记”:互联网让年轻人爱上非遗

作者 钱晨菲 孙妮亚

曾称“大湾区是香港福地”

“自我学做油纸伞30年来,从来没有这么多人关心过这项技艺,互联网改变了非遗手艺人的生活,让更多年轻人了解非遗、爱上非遗。随着短视频的传播,社会各界对油纸伞技艺越来越重视,不少高校也想让我长期开课。”闻士善坦言,百万点赞量对于他而言,比卖出百万把油纸伞更高兴,“一条视频有一百个人看到,就有一百个人了解了非遗技艺,那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。”

一部手机,一段视频。中国非遗技艺与互联网短视频的“联姻”,正使非遗传承变得更加鲜活动人。(完)

“伞骨必须来自同一个竹筒,锯下来的竹子要在水里泡上六个月,避免虫蛀……”在浙江杭州富阳区导岭村的一幢独立小楼内,闻士善正熟练地在镜头前展示制作油纸伞的步骤。他是油纸伞艺人,也是浙江省级非遗传承人和中国油纸伞标准制定者。

报道称,除了如何用“黄色经济圈”助养暴徒,会上还有一大堆荒谬的提议。“关注草根生活联盟”召集人范沛萦提出建立“黄色公社”,吃“大锅饭”,令人哭笑不得。“自在生活”创办人杨宝熙则声称要“自己发电,唔使靠人”(不用靠别人)。他们甚至还讨论造“黄币”代替港币。

《大公报》16日报道称,参加这场所谓“互助经济圈研讨会”的,大多是匿名出席。自称是资深投资管理行政人员K及“黄色经济圈”业界人员A的出席者上台分享时,更是戴上口罩。主办方禁止与会者拍照,在会场多个位置都有工作人员把守,“如临大敌”。他们发现有人拍照后,便立即有人阻止,并要求删除照片。

富阳纸伞起源于中国清末民初,已有100多年的历史,曾行销江南各地。20世纪70年代起,受钢骨布伞的市场冲击,当地油纸伞产业开始没落。年轻人纷纷外出工作,仅留下村中老人继续生活于此。

海外网12月17日电 “大湾区是香港的福地,香港人应该思考如何利用周边的关系,既巩固香港的位置,同时对国家有贡献。”沈旭晖今年四月接受《大公报》专访时如是说。不过,自从修例风波开始,沈博士竟好似学了“变脸”,摒弃了他擅长的国际政治话题,变成了“本土”先锋。最近,沈旭晖更热衷于推销其“黄色经济圈”,日前还找来中大社会科学院院长赵志裕搞了一场“研讨会”,为所谓“黄色经济圈”摇旗呐喊。有港媒看不下去,怒批沈旭晖是双面人、变色龙,而“黄色经济圈”五个字背后隐藏的,其实就是一个“港独”实验室。

以学术作推手宣“独”

凭着这份难以割舍的情感,闻士善重新拾起父亲的老行当——油纸伞制作,“一支竹子,经过水浸六个月、机器和手工的打磨、走针穿线等106道工序,才能成为一把散发着桐油味的油纸伞。”

据报道,墨西哥的监狱经常出事,一般认为原因是过度拥挤,以及有黑帮分子。

香港《文汇报》15日刊发评论称,香港人懂得生意之道在于和气生财,尊重周边法治与文化,不将政治凌驾于经济之上,更不会与赚钱过不去。这才使香港出现了世界华人首富、500强的翘楚等一批商界知名人士。而暴力分子以警告、打砸等黑社会敲诈勒索方式逼迫企业进行政治表态,甚至一些撑警艺人的代言被褫夺,“这只黑手正在把香港经济由原来开放多元,扭曲为单一无援的小经济;由过去背靠内地面向海外的大市场,变成自囿围城的小市场”。文章说,制造这类政治恐吓丝毫动摇不了大型资本和华资企业的根基,因为这些大型企业的根在内地而不是香港,但极力推行的所谓“黄色经济”会伤害无数中小企业,市民必须看清楚,“所谓黄色经济圈不过是一剂愚民的迷魂药”。

所谓“黄色经济圈”不过是一剂愚民的迷魂药

自2017年底修复工作开始以来,过去的两年里大本钟一直被维修工程施工脚手架包围着,基本上处于静音状态。

建于1859年的大本钟以准确报时闻名于世,每隔15分钟敲响一次,钟声已为伦敦准确报时157年。

谈起“触网”的经历,闻士善笑称,“我们村里,我是第一个装电话、拉网线的人。2003年,我学年轻人用翻译软件把中文转为日语,把中国的油纸伞发到电商网站上,那时开始日本的订单络绎不绝。如今,年轻人都喜欢看短视频,所以我又开始追赶他们的脚步。”

“手艺人有市场才有活路,有活路手艺才能传下去。”闻士善坦言,迫于生计其也曾转行放弃做伞去制笔厂工作,但看着父辈传下来的手艺日渐没落心中不是滋味。“父亲是富阳制作油纸伞的手工匠人,小时候我常看到,他在暗红色的伞面、笨重的伞柄下俯身制伞的背影,油纸伞承载了许多江南人的儿时记忆。”

据香港《大公报》17日报道,香港暴徒和撑暴学者最近提出“黄色经济圈”概念,企图把“港独”意识延伸到经济上。14日,香港中大社会科学院客座副教授沈旭晖决定牵头,搞了场所谓“互助经济圈研讨会”。在这场“研讨会”上,多个泛暴派政客要求“黄色经济圈”助养暴徒,还有人提出建立“黄色公社”、发电自给自足甚至造“黄币”代替港币等荒谬建议。

高达96米的大本钟楼,为英国最受关注的建筑之一,是英国民众庆祝新年、纪念国殇日等重要场合的传统场所,也被视为大不列颠国力形象和精神象征。(完)

《大公报》指出,“黄色经济圈”五个字,背后隐藏的,其实就是一个“港独”实验室。这个“研讨会”,就是以学术作推手,把“港独”捧上更高层次。

据悉,大本钟修复工程是整个英国议会大厦修复工程的一部分,这项耗资40亿英镑的修复工程将于2021年完工。

“研讨会”上,多个“黄丝学者”煽动以科技手段区分“黄蓝”。有人提出,“黄店”可设有专门捐款箱,支持所谓“手足”,扫描捐款箱上的二维码即可了解附近“黄店”,进行消费;有人声称,政府每年拨款予区议会协助筹办社区参与活动,可考虑聘请“手足”加入“社区参与计划”。还有纵暴议员煽动要“抵制中资企业”。

《大公报》评论称,原来,“黄蓝”都只是保护色,为了利益可以随时突破界限。而就在今年四月,《大公报》曾对沈旭晖进行专访。在这次专访里,沈旭晖说,“大湾区是香港的福地,香港人应该思考如何利用周边的关系,既巩固香港的位置,同时对国家有贡献。”当时,他还分享过去年在浙江桐乡筹建国际教育学院的经历。如今想来,《大公报》气愤表示,“不知现在这(内地)资源利用得如何了?双面人、变色龙!在‘黄蓝’之间穿梭投机,沈博士是在现身说法吗?”

“触网”尝试没有让闻士善失望。截至目前,其创作的短视频累计获得908.5万的点赞量和81.8万的粉丝量,助力油纸伞这项非遗再次重回民众视线。

可是听完“同路人”的“奇思妙想”后,沈旭晖却觉得不对路,昨日(16日)他在脸书撰文,为“黄色经济圈”“指点迷津”。

沈旭晖文章中提到,要打破“蓝黄教条主义”,“黄店”不但不应排斥“蓝客”,反而应该“尽力赚他们的钱”,“聘请员工、消费时才选黄”。他还假惺惺地说,发起“黄色经济”的“有心人”,不少人的正职都在“蓝色企业”工作,与内地渊源深厚,并声称“善用对家资源,壮大己方阵营”是“天经地义”。

据《环球时报》报道,对于所谓“黄色经济圈”,此前早有港媒评论称,香港一无农业二无工业,所有的东西要做成生意,几乎都需要从外地输入,“黄色经济圈”很难不使用内地制品。中原地产董事施永青撰文称,“黄丝”向合作商户派发一些有黄店标志的贴纸,方便识别,做法类似黑社会;如果再推出一些带有威胁性的“辅导措施”,可能涉嫌犯法。文章直言,策动者从一开始就不是想搞什么有实效的经济圈,而是想借题发挥,把它视作一种政治斗争工具,最终只会破坏香港营商环境。

如何将技艺传承?闻士善深知,只有打开一定的销售市场,才能保证油纸伞的制作手工艺不失传。2018年底,“爱赶时髦”的闻士善开通了名为“闻叔的伞”的某互联网平台账号,将制作油纸伞的过程在网上分享。令其没有想到的是,相关短视频很快受到非遗爱好者和油纸伞爱好者的关注,纷纷根据短视频链接下单购买。仅卖伞首月,销售额便达10万元人民币。

当局称,涉事监狱上周末才进行过搜索检查,相关武器疑似是当天有访客送入。

目前,大本钟的部分施工脚手架已拆除,四个钟面被重新装饰露出“新面孔”,金属部分被重新油漆粉刷,雕刻工艺复杂的石雕被清理和修复,曾经是黑色的数字和指针被刷成了蓝色,与历史学家们考证的原始颜色保持一致。

声明说,这起冲突造成16名犯人丧生,另有5人受伤,当局后来逮捕一名持有枪械的犯人,并发现另外3把手枪以及一些刀子。

Last modified: 2020年1月16日

Author